三分錢專欄 by 奉局長

「奉局長」的三分錢專欄時間! 局長的文筆水準或許不值「三分錢」…但還是解開主日話語後採用世上的語言撰寫成專文囉。

칼럼_연재칼럼_三分錢專欄

我所走過的人生路

 



無論在任何環境中都不變質

有句玩笑話說,陷在咖啡裡逐漸死去的蒼蠅臨終的一句話是:「苦味、甜味同時都能嘗到耶……」人生只有一回,的確都會在過程中嘗到酸甜苦辣,誰也不知道一百年中一定會遇見什麼事情。隨著環境是苦是甜而改變的人,能夠在嘗到甜頭時歡欣喜悅,嘗到苦頭時也不感到挫折,全都是因為這一切在百年過後全都會以結束來收場。

或許,因為環境改變總伴隨著虛空感,因此人不管在什麼環境中,似乎還是傾向「不改變」。人們喜歡在北風寒雪中也依然保持翠綠的長青樹;在選擇結婚禮物的時候,好像也總是期望「愛情」不變質,而選擇鑽石與黃金。

本週話語中提到,就算因為得到寶貴的體會而下定決心、立下誓約,但還是會因環境的轉變而隨時改變,是因為忘記曾經得到的感動。但事實上,人們並不知道環境與條件其實跟自己靈魂的平安沒有太大的關係。

倘若不在現在所處的狀況中獻上感謝,那麼即使條件與環境變好,還是僅止於「我明天再獻上感謝」這樣的水準,想必比起今天,明天也不會變得更好。



在最絕望之處,也有靈魂的平安

筆者最喜歡的歌中有一首叫做「我心靈得安寧」的讚頌歌,是一首在真實故事中蘊含無限感動的讚頌詩。作曲者何芮蕭 ‧ 斯巴弗(Horatio G. Spafford)是位美籍律師。曾經富有的他在某次遭遇祝融之災後承受了龐大的痛苦,為了撫慰疲倦的身心,他計畫了家族旅行,因為臨時有急事,他先將妻子與四個女兒送上船。但那船在橫越大西洋的途中與其他的船相撞,發生了超過兩百名乘客喪命的事故。無情的大海吞噬了他心愛的四個女兒。只有妻子活了下來。

斯巴弗強忍著無法言喻的傷痛,匆匆的搭上船橫越大西洋去守護比他受到更龐大衝擊的妻子。到達深海中某處,船長難為地開口說:「您的女兒就是在這裡溺斃的……」

他望著海出神,一股無法言狀、從靈魂深處湧出的平安臨到他身上。於是他開始寫下了「我心靈得安寧」這首詩歌。


有時享平安,如江河般平穩

有時憂傷來似浪滾

不論何環境,我已蒙主引領

我心靈得安寧,得安寧。


那是在絕不可能唱出「我靈魂得平安」之處,在最絕望的環境與條件下,「平安」的讚頌歌在那瞬間偉大的誕生。會隨著條件與環境改變的人,終究會被視為無法達成完全的救援之人。

神愛我們從沒有計較我們的環境與條件,我們自己對天愛的決心與誓言,也不該隨著環境與條件而變質,如此才是合宜的。聖子說:「造就自己的人絕對不會變質,會永恆。」造就自己的人,是如同黃金、鑽石一般的人。



 

 


조회수
5,350
좋아요
0
댓글
2
날짜
15/10/2014